歪抽小能手Rin.

祈愿梅林闪闪恩奇都!你(们)是我最想要的五星!!

[DragonAge][翻译]Those Long Freedom Years 01

Carlfie-:

*标题写不下了,CP Fenhawke
*已授权
*渣翻。渣翻。渣翻。
*作者的文笔相当不错,文盲如我绞尽脑汁……如有错漏+没有感觉那都是译者的错OTL


原文地址:http://archiveofourown.org/works/1107105


“我需要你的帮助。”Hawke说。


_____


他逃亡了整整五年,流窜于阴影之间。在坦特谷,客栈老板出卖了他的行踪,他顺河游下才总算勉强逃脱——不料在冰冷潮湿的冬日感染了风寒,他只好在茫茫森林中穿梭,向南而行。现在是春天了,但他还是会在清晨咳出浓痰。他的肺病尚未恢复。


从理智上说,他知道自己不能在科克沃停留得过久。但他实在厌倦了一直被追捕的生活了。


_____


他甚至没有将这座空荡荡的公馆改造得更舒适一点。


要是以前的话,他大概会狂怒地在房间里跑来跑去,撕裂尘土飞扬的挂毯,胡乱劈砍剩下来的家具,将它们通通化为碎片。但他现在太疲惫了,什么都不想做。他只会点起一根蜡烛,然后好好享用被Danarius扔下的红酒藏品。


就让他来吧。让他们一起来吧。


_____


Hawke的团队组成很奇怪:一个笑点低的矮人和一个刚见面就企图偷他东西的利维恩海盗——更别提那三个叛教法师。


当Fenris第一次见到他们的时候,他紧握双拳,不发一语。对他来说,要弄到工作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。他身上的印记让人觉得他随时都会失控。在涅瓦拉,几乎没有人愿意冒着触犯法律的风险做事,他不知道在科克沃会不会也是这样。但假如他不想让自己挨饿,他就必须得搞到点钱。而他不想像他许多同胞们那样,徘徊于阴影之中,祈求施舍。


“你跟几个法师一起干活。”当跟着这个盗贼走出倒吊男酒馆的时候,Fenris对Hawke说道。


“Bethany是我妹妹。”Hawke答道,“Anders和Merrill都是好人,就是有点神经紧张。”


“你就一点都不在乎你实际上是在窝藏叛教法师吗?”


“这有什么问题吗?”Hawke问,转身直视Fenris的双眼,“我一直都很了解Bethany。她可不比我更有可能被恶魔附身。”


你真的什么都不明白。Fenris想这么对他说。然而他却说,“小心点,Hawke。”然后便消失在阴影中。


_____


他们会在埋伏暴徒前耳语几句战术,或是在激烈的战斗中大声警告彼此,但除此以外,他们并没有真正的交谈过。即使在聚会,身处欢乐的氛围中,Fenris也很安静,他会默默地注视着一切,但并不会沉溺其中。他不知道他是否能信任他们,相信他们不会向塔文特人通风报信,告诉他们逃跑的奴隶就在这里。Isabela毕竟是个海盗,他不确定她会不会就因为Danarius慷慨给予的几块金币而把他卖了。


他不太情愿,但还是对Hawke印象深刻,这个男人能灵活地在暴徒间穿梭,用匕首轻而易举地攻击他们的薄弱点,让他们动弹不得。他的攻击控制得十分精准,几乎从来不会彻底地杀死对方。Fenris花了比他愿意承认的还要多的时间观察这个盗贼——以至于有时候他都不能集中精力好好战斗。几道弧光越过他肩膀,抢在他前面击倒了敌人,让他不禁为自己的失神大感恼火。


“你干得不错。”在与那伙在外族区肆虐的人类帮派进行了一场艰难的遭遇战后,Hawke对他说道。


Fenris正为自己胳膊上的小伤口上药,他没忍住微微笑了起来。“你也是。”


“你能跟我多讲讲你身上的印记吗?”Hawke问道,在Fenris身旁坐下。他开始用一块碎布擦拭他的刀刃。


“这是利瑞姆纹身。”Fenris说着,抚摸着自己的手腕,“相当痛苦的过程。这种刻印在身体上的印记能通往灵魂之路,让我能够进入影界。”


“那不会让你觉得——”Hawke顿了顿,看着Fenris,犹豫了一下,“是一种属于你自己的魔法吗?”


Fenris微笑着,但眼底毫无笑意。“我不是法师。”他说,“我是一把武器。”


_____


春季来临,几乎压弯树枝的大片金色花朵在米瑞索斯(*塔文特首都)的庭院中熠熠生辉。精灵奴隶们摘下花朵,将其装饰在大厅和开放走廊之间,每一个花瓶与每一寸土地都满溢着金色,与灰白的大理石形成鲜明的对比。这几乎足以让居于此地的人们产生错觉,以为他们重返了黄金城,那辉煌得无以复加的时代。


但在行政官白色尖顶下的阴影里,才是真正的城市之貌。Fenris知道他肯定来自混乱的族群——母亲们将自己的孩子卖去遭受毕生的奴役,奴隶贩子折磨妓女,烟熏黑的台阶上血迹斑斑,贱满了低劣种族的血。但他只记得他在镀金马车上通过窗外看着贫民窟昏暗的火光,Danarius的手放在他的腿上。


_____


已经有几周了。假如他准备走人的话,他已经攒了不少钱,足以维持几个月的生活了。
但还是没有奴隶贩子出现。而酒窖还是满满当当的。


似乎总有无求无尽的人抢着寻求Hawke的帮助,还提供丰厚的酬金。自Fenris逃亡以来,这是他落脚时所遇到的最好的情况。


_____


大门响起一阵敲门声。Fenris睁开双眼,手伸向他的剑柄。他在过去的五年里总带着武器睡觉,宁愿睡得不舒服一点也好过死亡。


“Fenris。”当Fenris去开门时,看见的却是Hawke向他打招呼。他闻着像是去过了倒吊男酒馆——黏糊糊的啤酒味和酒馆弥漫的烟味。


“现在很晚了。”Fenris说。


Hawke只是向他眨了眨眼,“是吗?抱歉。”


Fenris在走开前考虑了会。“进来吧。”Hawke走进来,然后Fenris关上了门。


“那是你的护卫吗?”Hawke指着一个脸着地躺倒在门厅的身着战甲的人形骷髅问道。 


“一个可怜的人罢了。”Fenris说着, 带路走上了楼梯,“我想我该给你点喝的。”


Hawke似乎没听到他在说什么。“你知道吗,假如你需要把这个地方打扫干净的话,我很乐意帮把手。”


“不了。”Fenris拿了瓶红酒抵在Hawke的胸膛上,“谢谢你。”


Hawke接过红酒,然后将目光转向整个屋子里唯一还算舒适的房间。他这才意识到了点什么。“我是不是把你吵醒了?”


“我现在很清醒。”Fenris说,“你过来是有事要说吗,Hawke?”


“我——”Hawke坐立不安地抓着酒瓶,开口道,“我们从没见过你在任务结束后去倒吊男酒馆。我只是想确认一下你知道你被邀请去了。”


Fenris没有回答。他不知道该回答什么。


“总比一个人在大房子里喝酒的感觉要好,对吧?”Hawke微笑。


“谢谢。”Fenris语气平稳地说。


Hawke开始撕扯手中酒瓶上的标签,但他的眼睛却盯着Fenris。“我知道你不喜欢法师。但假如你去了解一下Bethany或者其他人的话,你会改变看法的。”


Fenris沉默了很久。然后他开口道。“你肯定从没去过比科克沃更北边的地方。”


“我出生在费雷登。”Hawke说,“你知道的。”


“那么你肯定也从没见过那些魔导师们支配着怎样的力量。他们都是卑鄙小人,自相残杀,因为血魔法变得腐坏堕落。随之而来的破坏可想而知。如果能在同行中取得优势的话,区区一个微不足道的奴隶的性命又算得了什么呢?我们这样的人不会魔法,那里只是充满了绝望。”


“我们的法师不是那些魔导师。”Hawke说。


“不。”Fenris说,“可能你认识的法师们永远不会变成这样。但假如给他们自由,然后再过一代再看看。给他们一百年。塔文特帝国的阴影已经逐渐显现出来了。”


Hawke将红酒放回了桌上。他完全没有打开过它。“那你会来吗?”


Fenris凝视着他。他还是不知道该拿这个盗贼怎么办。他说。“也许吧。”


 

评论
热度(14)
  1. RintsssuCarlfie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Rintsssu | Powered by LOFTER